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1-10-01 10:52

民主党在移民问题上的自由通行证结束了

DHS agents with Haitian migrants at the border

在上一届政府中,国土安全部各级官员——从参议院认可的华盛顿权力掮客到边境地区的普通特工——经常抱怨他们面临着双重标准:他们说,与前几任总统的做法一样,他们在做同样的工作,使用同样的方法,但因为他们现在的老板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公众很快就认为他们的行为是出于种族主义或恶意。

当然,特朗普的政策有时确实与前几届政府的政策决裂,包括将数千名移民儿童与父母分开的零容忍政策。但在很多方面,国土安全部官员是对的:突出特朗普总统任期前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情况和做法的报道突然成了头版新闻。多年来,记者们一直执着地报道这些问题,但在特朗普就职之前,他们的故事很少引起任何持久的全国关注。

直到最近,拜登政府似乎一直在指望这种双重标准的持续,即公众的左倾部分认为民主党政客总体上是善意的,因此给他们放行。特朗普政府为保护特朗普的一些最严厉的庇护政策发起了法庭战,并开始将多架飞机载回海地。现在广为流传的图片显示,最近几天,边境巡逻人员一直在指控——有时还口头攻击——被困在德克萨斯州Del里约热内卢与墨西哥边境对面的海地移民。

但是,假设这些策略在民主党政府的部署下不会受到挑战(过去常常是这样),这似乎是一个严重的误判。四年来,特朗普在南部边境的聚光灯仍在继续。公众仍在关注。而那些让人想起奴隶制时代的画面——白皙皮肤的男人骑在马背上疾驰而来的黑人移民,鞭子似的缰绳在他们身后挥舞——使左翼长期酝酿的移民政策不仅要从经济或国家安全的角度考虑,还要从种族的角度考虑。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主要盟友的回应方式表明,假定善意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民主党多数党领袖、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本周在参议院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最近对海地人的处理“让人反胃”。“我们不能继续推行这些无视我们难民法的仇恨和仇外的特朗普政策。”美国国会黑人同盟的成员被白宫本周开会,和阿尔•夏普顿最近前往边境,告诉《华盛顿邮报》,像thus-far-unsuccessful向警察改革的努力,海地移民的治疗是一个例子,它证明了拜登失败的美国黑人。夏普顿说,拜登“在选举之夜说:美国黑人,你们支持我,我也会支持你们。”“好吧,总统先生,我们被人背后捅了一刀。我们需要你停止从海地到哈莱姆的刺杀行动。”

拜登政府在意识到政治氛围似乎发生了变化后,正在努力控制损害。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称来自Del里约热内卢的图像“令人深感不安”。美国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说,他感到“震惊”,并暂停了那里的马匹巡逻。总统自己在周二表示,这种遭遇是“危险的”和“错误的”,“那些人将付出代价。”所有这些似乎都有点虚伪:正如政府所知,边境巡逻队已经在马背上巡逻了100多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在上级的命令下这样做的,上级的服务是总统的荣幸。把普通探员当作替罪羊,可能会疏远那些觉得自己被命令展示武力,却被晾在一边的工作人员。把重点放在马背上巡逻也吸引注意力从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已经阻止大多数海地移民的合法可疑的位置要求寻求庇护,在这种情况下,把他们推到墨西哥边境附近的一个危险的河流代理经常救人溺水。

这些事件激起了更广泛的关于种族的讨论,不仅因为在Del里约热内卢中遭遇的细节,还因为我们当前系统的设置方式。人会很难想象一个场景,在该场景中,,政变或地震后在法国,一大群巴黎人将出现在马塔莫罗斯,墨西哥和面临相同的治疗Haitians-because他们不会被要求出现在边境放在第一位。来自富裕的西方国家的人来美国不需要签证。只要花几百美元,他们就可以搭乘飞机,以游客的身份进入美国。然后,在他们“休假”的某个时间点,他们可以出现在政府办公室,作为非对抗性行政程序的一部分,申请庇护。或者,他们可以像每年成千上万的西欧人和加拿大人那样,不经许可就非法留在美国。

这种经历与贫穷的海地人或中美洲人寻求庇护所面临的情况完全不同。在没有律师的权利的情况下,他们必须在法庭上为自己的安全港辩护,反对试图驱逐他们的联邦检察官和与检察官一样为总检察长工作的法官。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寻求庇护者被监禁。在那些被释放的人中,有些人选择放弃这个程序,并决定继续非法居住在这里。但前提是他们首先要去美国。由于无法获得旅游签证,来自穷国的穷人申请庇护的唯一途径就是向走私者支付数千美元,其中许多人用自己的毕生积蓄或负债,希望自己能挺过这趟旅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边境冲突发生在劳动力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尽管我们本能地将滞留在德克萨斯州的海地人等移民归为需要安全或工作的人,但大多数人两者都想要。更具体地说,并不是每个来美国工作的人都需要人道主义保护,但每个来美国工作的人都需要一份工作。然而,我们的法律如此过时,我们的民选官员如此依赖于分裂性的谈话要点,以至于我们无法找到一种合法的方式来解决一个本应很容易解决的问题。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把海地人排除在外。在整个冷战期间,我们在匈牙利、南斯拉夫、波兰和中国等地欢迎了成千上万逃离共产主义的人。但海地人——他们来自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当时由一对残暴、连续的父子独裁者统治——大多数人都拒绝了这样的邀请。1981年,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与年轻的独裁者让·克劳德“小医生”杜瓦利埃(Jean Claude Duvalier)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美国海岸警卫队随意登上海地船只,询问乘客,以阻止任何来自美国的接近。学者a娜奥米·白(a . Naomi Paik)说,海地在1991年的一场政变中进一步恶化,政变涉及“失踪、酷刑、强奸和屠杀”,当时的乔治·h·w·布什(George H. W. Bush)总统采取行动,禁止难民乘坐摇摇晃晃的木筏横渡大西洋,将他们送往加勒比海的其他贫困地区。这些国家——伯利兹、洪都拉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很快就被淹没了。布什政府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让步,而是在Guantánamo Bay开设了一个难民营,暂时收容海地难民。大约10000人被假释后到美国通过初步筛选,但是,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一份报告称,“布什总统下令海岸警卫队拦截所有在船和海地人立即归还没有面试来决定是否他们迫害的危险。”

阅读:当本土主义成为常态

对海地人采取异常严厉的制裁一直持续到克林顿时代。1997年,美国国会将海地人排除在一项旨在帮助东欧和中美洲人的法案之外,这些人因为技术问题而被排除在庇护保护之外。(这促使《海地难民移民公平法案》在第二年获得通过。)国会报告称,2002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司法部承认,在没有宣布正式政策改变的情况下,它已指示南佛罗里达州的地区办公室专门改变他们对海地人的假释标准。这一无声的变化要求海地人在成功通过最初的庇护审查后仍被关押,尽管其他移民群体在清除这一障碍后被释放。

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总统们都颁布了一些政策,承认海地人有资格获得庇护或其他形式的保护,但不久之后——有时是在几周内——就撤销了这些政策,因为太多的海地人被认为在利用他们。这种鞭打有时让人觉得武断,甚至残忍。例如,2010年地震造成25万人死亡,海地首都几乎被夷为平地,之后成千上万的海地人获得了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允许他们在美国合法生活和工作。最近的报告显示,目前滞留在美国边境的大多数人在2010年地震后也逃离了他们的国家,但首先是在南美。他们没能及时赶到,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

记者本周在边境拍摄的照片承载着历史的重量。其中一张照片上,一个梳着辫子的幼童坐在一名成年男子的肩膀上,两只小手交叉在一起,脸上满是泪水。这名男子在涉过格兰德河齐脖子高的河水时紧紧地抓住了孩子,无数移民在这条河中溺亡。他下定决心要在一个不是为了帮助你而建立的体系中生存下来。

拜登总统在考虑美国移民政策的种族含义方面面临的更广泛的压力,可能需要他承认这段历史,以及这一时刻给许多黑人和棕色人种移民及其子女和孙辈带来的灼痛。这些来自Del里约热内卢的照片并没有造成新的伤害。他们重新开放了旧的。